• 2007-11-25

    昨晚做的一个梦 - [心工坊]

    Tag:日子
    梦见高中的我与一个高个男孩逃课去远方,是我提出的,他说陪我,就牵着我的手不停的跑。到有汽车的地方我们说分手。我上了一辆公交车。到了傍晚的时候车停了,妈妈上来,我被带回学校。第二天早晨7:45,我收到一条短信——如果你想回去打电话给我,如果你想离开打车去吧。我握着手机,泪流不止。。。。。。
  • 2007-10-26

    新陈代谢

    Tag:日子
    近日我的头发如失望的落叶垂散着要到地面,我有一点小恐慌,如果这些温柔的毛发都没有了怎么办?难道我最近用脑太多?

    最近我真的开始疯狂。早上收到的短信让我震惊哀伤沉默了一整天,我谁也没说,我想什么也不做,就当着什么也没发生,该做的我还继续,我谁也不想奉承谁也不想敷衍,也不想妥协什么。

     

    ...
  • 2007-10-25

    被话语遮盖的黑夜

    Tag:日子
        我们又在阅读,可是我什么也没听进去。

        我不能分辨一个人的多面性,这让我非常痛苦。一个人的语言可以塑造一个世界,这个人的行为也塑造了一个世界,你千万只能看到这个人的一个世界,如果两个世界都被你看见了,你会感到多么哀伤啊!

        我已习惯了沉默,尽管在大多数情况下同学们都看到我在述说。可是我憎恨一种话语霸权。你怎么有权利用语言覆盖别人,你怎么可以!

    ...
  • 2007-09-27

    曹斐

    Tag:
    今天下午在寻找 森万里子 的时候链接到了曹斐。因为共同的性别属性,因为艺术的身份。
    曹斐,70末的艺术新锐。有想法,很积极,有家底,懂策略。我初看到的时候脑海中条件反射的产生了这种俗众的看法:恰到好处的利用了当今备受瞩目的 商业潮流广告模式文化信息媒体影像。这些东西总是不能真正打动我。
    可是点开曹斐的BLOG,看到她和好朋友川川平和的眼神和不羁的墨镜时,我微笑了。还是一个20尾巴上的女生,还是有她自然而然的生活。她是真的在用心思考生活的,也许我还是她的FANS.呵...
  • 2007-09-06

    彼岸

    Tag:对话
    “妈妈,如果你不介意,我长大以后,一定要当这这渡船的船夫”

    你却没有看到,疲惫整日的船夫哪里还有力气抬起沉沉的眼皮,瞄一眼这乡村的月光。

    那些奇怪的湖都是坑脏的湖,没有好奇只有麻木。

    狼的低嚎令人徒生恐慌,呱呱的野鸭就像妻子的絮絮叨,没完没了。

    竹鸡的尾巴只是笨拙的尾巴,芦苇也愈来愈不懂规矩随处睡眠。

    泰戈尔大叔,妈妈一定会介意的。

    当太阳爬上中空,你跑回家说:“妈妈,我饿了。”妈妈一定会皱着眉头埋怨为何你挣得如此少。

    当影子俯伏树底,你也只能盖着疲惫沉沉睡去。

    是的,我们都明白这一切。可是我还是想说,妈妈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想做这渡船的主人...